继续给民间投资松绑 促进经济稳增长

政策放松推动1―6月固定资产投资增速加快。在固定资产投资数据中,基建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幅从5月份的9.5%升至18.0%,是固定资产投资反弹的主要原因。

我认为,现时经济并不像2008年那样急剧收缩,所以投资也不必像当时那么大规模,而且主要应当依靠促进民间投资和消费拉动经济。由于民间投资在决策前会进行更谨慎的市场调研、需求测算,而非政治上的考量,因而相对政府投资,出现资源浪费的现象更少。从这个意义上讲,推进民间投资本身便是对中国体制改革的推动。

现在的税收体制决定了地方政府始终有投资拉动经济的冲动,地方政府税收主要来源于生产领域,包括企业营业税、增值税、所得税等。只要税制不改,地方政府永远有招商引资推动经济增长的冲动。

上半年各中央政府部门密集出台“新36条”实施细则,开放民间投资领域。但现实是很多领域一直没有开放,或者没有落实。开放民间资本不是光出几条细则就行了,而是主要看经营领域开放、银行资金流向、资本市场发展、企业税赋减少这4个具体问题有没有解决,看这四方面有没有给予民营企业更大的发展空间。

开放领域,就要允许民间资金投资高端领域,如金融、交通、通讯等;应给民营企业更多的资金获得渠道,银行贷款要更多面向民营企业;资本市场面向民营企业更多地开放。

稳增长,政府应该靠宏观政策,而不是微观政策,应该放松银根、降低利率、减少税收。刺激经济不是由政府具体决定投资哪一个项目,购买谁的产品,也不能主要靠发改委批项目。这些项目或产业不是带来重复建设,就是本来就不该由政府投资。从长远看,应该进一步推进利率市场化。但是我担心,一放松银根便重走老路,大部分资金还是流向政府工程,民营企业照样拿不到多少钱,无法创造更多的就业。要使货币政策更加有效,还须改革现在的金融体制。

(本文来源:人民网 )